• |

“那年,我们村是兵站” ——访聊城解放亲历者、东昌府区烈士陵园义务讲解员解树菊

bj02tp.com   时间:2019-08-05   来源:聊城日报

  

东昌府区烈士陵园一角。图片来源:聊城日报

  □聊城日报全媒体记者刘海恒

  去往坐落于东昌府区闫寺街道凤凰集村的东昌府区烈士陵园,顺着平坦宽阔的村内水泥路向北走,不多时便到了。正是向日葵收获的季节,家家户户门前绽放着片片金黄,在微风中颔首轻颂夏日的礼赞。

  天气虽然炎热,东昌府区烈士陵园在苍松翠柏的环绕之中,依然庄严肃穆。陵园大门西侧立有一块纪念碑,篆刻着红色的竖排大字“凤凰集烈士陵园”,背面则是碑记——“敬献给解放聊城英勇牺牲的烈士们”,落款为解长林、谢德元。见记者在此徘徊,陵园管理员解学力问明来意,诚挚地说:“我们村可是名副其实的革命老区村。要说红色革命历史,没人比我们解树菊老书记更了解了。”

  今年已经88岁的解树菊老人正坐在陵园展厅外乘凉。见到记者,他拜托解学力从门卫室取来自己整理的数页文稿,告诉记者:“为了让后人牢记历史,我走街串巷搜集材料、核实人名,经过四五次补充,写了万把字的草稿,整理出这份资料。”老人曾任凤凰集村党支部书记12年,是一位有着65年党龄的老党员。与此同时,他还当了半个多世纪的烈士陵园义务讲解员。

  身披“优秀五老志愿者”的红色绶带,解树菊带领记者走进了英烈事迹展厅。展厅内,十多位英烈事迹图文并茂,冲锋号、作战指挥灯、骑兵用马刀等文物陈列在透明展示柜内,还有由村民郎树山创作的反映日军侵略暴行的组图。解树菊告诉记者,1937年11月,聊城举行了抗战时期山东最早武装起义之一的“堂邑凤凰集抗日武装起义”,成为当时鲁西北有名的红色堡垒村,涌现出解长林、谢德元等先进人物。

  1932年,村民解树春在北京师范大学就读期间加入了共产党,在家中成立了秘密联络站和转运站,从东北来的学生、知识分子都在他家吃住,并从这里前往延安。在他们的感染下,村民们以各种方式踊跃支前,凤凰集村成了远近闻名的抗日村。驻地日军把凤凰集称为“共产党的老窝”,多次来村血腥镇压、烧杀抢掠。

  敌人的残暴,更激起了村民们支持红色事业的勇气。解放战争期间,凤凰集村群众再次组织起来,全力支援解放军战士。“解放聊城期间,我们村是个兵站,成天大车小车运东西。男人负责推着独轮车往前线运送粮食、物资,还担任保卫、治安工作,妇女就碾米、磨面、做军鞋,整天忙个不停。”解放聊城期间,解树菊是村里的儿童团团长,年少的他每天目睹村里的大人们忙里忙外,心里也种下了神往和敬仰的种子。

  回忆着峥嵘岁月,解树菊眼中仿佛弥漫起了硝烟。1946年12月18日,晋冀鲁豫军区第七纵队司令员杨勇、政委张霖之等率队赶到聊城。12月22日下午1点整,天空升起三颗红色信号。顿时,我军大炮开始怒吼,城头上浓烟滚滚,砖石四溅。攻城部队在轻重机枪的掩护下跃出堑壕,快速向城墙边移动,爆破组的战士们则把一包包炸药运到城墙边,准备爆破。激烈交战中,200多名战士牺牲了。凤凰集村的民兵、农会忙着在村北埋葬烈士,那片陵园便是如今东昌府区烈士陵园的前身。“陵园里安葬着有姓名的烈士337名,无名烈士156名。许多人比那时候的我大不了多少……”凝视着陵园中一尘不染的黑色花岗岩墓碑,解树菊有些感怀。他说,1947年淮海战役时,村里成了后方总医院,农会、民兵、妇救会都忙碌起来,就连孩子们都尽心尽力地伺候重伤病员,为他们端屎端尿,毫无怨言。“现在咱能做的,就是把陵园打扫得干干净净,好好地为来参观的人们讲解那段艰苦斗争的岁月。”

  为了更好地传承红色基因,自2015年起,我市对全市革命老区情况进行了摸底调查,筛选出全市首批60个重点老区村,凤凰集村便是其中之一。离开这个承载着红色记忆的村庄时,道路两旁的向日葵在晚霞中垂下了脸庞,向脚下这片热土,久久地行着注目礼。

 
(责任编辑:郭 艳娜)
泸州文明网 鞍山文明网 北京海淀文明网 宁乡文明网 曲靖文明网 成都文明网 深圳文明网 凯里文明网 黄石文明网 湘潭县文明网